张家界最受欢迎的旅游网站!
  • 全站
  • 线路
  • 景点
  • 酒店
张家界旅游导游网 官方网>>张家界旅游攻略

乡村生活片段(二)

2012年07月04日 来源:www.33519.com 编辑:33519.com
张家界导游网 公众微信号

    (三)挖葛根
  
    我老家附近约四五里处有条狭长山峪,地名唤做剑槽峪,少年时我辍学回到老家,曾常到这山峪里去放牛打柴。
  
    剑槽峪山包连绵,不高不矮,不陡不耸。山包上多长松树、杉树与杂木之类。山上的各种藤草也很多,特别是葛根,曾经长满遍山遍岭。但是,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受到了三年自然灾害,这些葛根像开荒一样,全被挖走了,无数的饥民靠这些葛根活了命,同时也将山上的大树几乎砍伐殆尽,只剩下一些零星的小树木和杂草,还在风中呻吟。尽管树木不多了,我辈放牛郎还在天天结伴去这山峪放牧,因为只有这里的牧草和树林,还较别处要稍多一些。
  
    一个晴朗的上午,我与几个小伙伴一起赶着牛背着挖锄,到了一座名唤栗树坡的山包上。把牛赶上山林去吃草后,便拿着挖锄去四下寻找树蔸去挖。树蔸没寻着,在一处长满灌木丛的岩缝边,偶然发现一株长得有小酒杯粗的葛藤。我立刻挥动挖锄,顺着岩缝边的黄土挖下去,竟挖出一根两米多长的大葛根。我把这葛根用斧头砍成数截,装了满满一柴背。当日下午背回家,父亲和二哥见了都欢喜异常。父亲拿秤一称,足有38斤。当晚,我和父亲把葛根洗净,然后切成小块,把葛根锤烂,用水浸泡,再用麻布包袱过滤,取出粗渣,沉淀在水缸里的葛粉就呈现出了一片白色。那葛粉制出后有10多斤。全家人连吃了好几天。由于当时粮食不够吃,在生产队劳动常常挨饿,这葛根挖得非常及时。解决了全家人好几顿口粮。此后接连几天,我又上山去寻葛根,却再也没碰到那样好的运气,山上的葛根其实早都被人挖光,我那一次挖到的大葛根,就像捕到一条漏网之鱼一般,实属很罕见的一个侥幸而已!
  
    (四)打柴
  
    我故乡所在地原有很多山林,“大跃进”时代因遭受砍伐,周围成了光秃的一片。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社员家家烧火煮饭都成了问题。这时我们这些10多岁的孩子,就常常成群结队到远处的山林里去打柴。
  
    远处的山林主要有柴家峪、砚槽峪、龙家坡、长峪等地方,这些山上树木其实也不多了,只是还有一些被人砍伐剩下的松树蔸。我们这些小伙伴就爱挖这种树蔸。这种树蔸一般都有饭钵太,一天只要挖一至两蔸,就能装满一柴背笼,足够四五十斤重,背回去晒干即可烧用。松树蔸劈成的柴火油性足,燃起来火很旺,所以我们喜欢挖这种树蔸。但随着砍伐风的兴起,远处山林的树也越来越少了,最后连松树蔸也挖不着了,我们只好去砍灌木茬子,这种灌木茬子是一些细长柴火,不是好柴,砍倒一大片,才能捆成一捆,背回去,烧不了几天就没有了。为了砍好柴,我们几个伙伴又找到了另一个打柴的地方。其地距家有10余里,背靠高高的扬旗山,处于双泉河的一段深谷中。因河坎有数百米深,地势陡窄险峻,被人称为“乱坎里”。平时一般很少有人涉足其中去打柴。那些乱坎的柴火都是杂木、灌木,长得很浓密。还能捡到很多干柴。整个冬天,我们就在河坎中捡到了不少干柴。夏日到来,我们又砍那高大的杂木,然后去掉枝叶,把杂木棒用绳子拴好,再从双泉河中沿水拖下去,一直拖10余里,把杂木拖回到家乡的小河边,再把木棒背回去。如此打柴,真是又苦又累,小小年纪,我们的肩膀就不知承压过多少重物。又有多少次,为了把那一捆捆柴火背回家,我们饿着肚皮,忍着百数十斤的重压,咬着牙关,一步一步,不知付出过多少吃奶的气力和汗水代价!打柴火遭遇的危险,就更令人心寒了。有许多次,我们在山中摔过跤,挂过花,肌肤上留有过难忘的伤痕。而最惨的一次,是在乱坎里的打柴中,一位小名“军儿”的小伙伴,为了在悬崖上砍一棵枯树枝,不幸坠落下百丈深谷,竟活活被摔死在河谷的岩石之上。我们这些打柴的小伙伴,当时见了都号啕大哭,从那之后,大伙很少再去乱坎里了。没有柴烧时,我们只好就近去割那毛草渣。此后,直到农村生产队的集体形式解体,田土实行责任到户,家乡的山林才又渐渐变绿起来。
  
    (五)扯猪草
  
    我左手的食指上,至今还留有两道米粒长的疤痕,那是我小时在故乡砍猪草时留下的血印纪念。
  
    记得那时的生产队社员,除了参加集体劳动之外,家家户户还有一项喂猪任务,即规定每年要给国家送交一头“排购猪”,标准要达到每头60公斤以上。其时粮食不足,吃饭都成问题,喂猪缺少杂粮,更不像现在有专门饲料供应,于是养猪全靠吃杂草或拌点糠作食料。这样喂的猪长不快,猪草需求量却很大。每至春初,大地解冻,枯萎的野草才萌芽点点新绿,背着背篓,拿着尺来长的小挖锄的孩子,就在四处的田野里开始了挖猪草。地米菜、马齿苋、猪母娘藤、蒲公英、距齿草、米蒿子、娥娥肠等等,数十种草料,有的叫不出名字,都是我们家乡的猪草特产。其中娥娥肠是田野中长得最旺盛的一种猪草,特别是到了油菜花开季节,这种娥娥肠在油菜里长得最多。此时不用小挖锄,只需拿着背篓钻进油菜田中,顺着沟垄用手去扯那娥娥肠草,一厢油菜未穿头,就可能扯满一背篓。猪草扯完,往往要背到河边去洗一洗,将那泥块和粪污洗掉,然后背回家,将猪草用菜刀剁碎再用火煮成熟料,里面拌点米糠或麦麸之类,即可用来喂猪了。
  
    到了夏天,各种野草都长得茂盛起来,特别是山中的野嵩、葛叶之类比较多,这时扯猪草不用发愁了,只需每日拿了割谷刀,背着背篓到山野里走一趟,用不了多久,就能割回一背篓或加一麻袋猪草。
  
    到了秋天,万物进入丰收季节,这时猪草更多了。但冬天就要到来,猪的过冬饲料在这时备好。于是家家户户更忙碌起来。特别是收获红薯之时,往往都会将大量的红薯藤割回家,把薯藤砍碎,用大木缸、岩缸或挖个土坑把青饲料贮上,到冬天再一点一点给猪食用。
  
    一年四季,除了冬天之外,都需要费时去扯猪草,同时还要用菜刀去砍碎猪草,而砍猪草需要一定技巧,弄得不好,砍刀会伤着手指。当年,我左手曾两次被砍到食指节一侧,就是因为砍猪草时不小心才付出血的代价。在生产队出集体工的年代里,尽管家家户户为养猪费尽劳苦,每年的排购猪任务仍很难完成。有过年猪的人家也不多,许多人甚至过年都难吃一顿好肉。限量供应的一人几两肉票,有时也到不了社员手中就不见了。种田者吃不饱粮,喂猪者没有肉吃,这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之特殊年代里的生活写照。
  



  你还可以电话+微信咨询专业导游:姜怡13787445888。

分享到:

  有关本文的版权与免责声明>>>
  • 打印
  • 收藏
  • 复制链接
新手指南
网站订购流程
快速查找所需信息
如何预订/付款
可以刷卡吗
可以先旅游 后付款吗
怎么进行网上支付
提前多长时间报名好
服务承诺
价格真实、透明、有效
有房保证
低价承诺
合同签署与保险
需加购人身意外险吗?
没到前怎么签合同
团费中已含保险吗?
如何签署旅游合同?
旅游接待服务
能代订长途汽车票吗?
24小时热线:
0744-8362888
400-883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