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最受欢迎的旅游网站!
  • 全站
  • 线路
  • 景点
  • 酒店
张家界旅游导游网 官方网>>张家界旅游攻略

青少年时代的磨难和抗争——痛别三哥

2012年06月27日 来源:www.33519.com 编辑:33519.com
张家界导游网 公众微信号

    (三)痛别三哥
  
    1974年7月,夏日炎炎,暑假来临。我早早地与生产队在县气象站打工的李康义、李康校两兄弟挂好钩,一放假就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每天为县气象站挑砖!李康义是包工头,他手下指挥有10多名副业工,多时有几十个。我们每日都从一个山脚往山顶运砖,因为气象站要在山顶修一栋房子。那座山约有300多米高,我们一天要挑二十余回,每挑一匹砖,有5厘钱。力气大的,每一担可挑26匹,合1角2分钱。我平均每担仅能挑十六匹左右。每天我能赚到钱1.5元。除去每天4~5角伙食,还能剩余约1元钱。在县气象站挑砖期间,有一天中午,太阳像火炉一般炙烤着,我挑着一担砖,刚从山脚上到山顶,汗流浃背的,忽然,听到有人叫我一声。我抬头一望,只见对面气象站办公楼房下,站着一个穿白汗衫提黄布包的青年,原来是三哥康喜。“咦,三哥,是你呀!”我惊奇地叫着,随即一面卸了砖头,就匆匆走了过去。在气象站房檐下,我们兄弟亲热相会了。我们相互对视,发觉彼此都黑瘦了些。我知道一个多星期前,三哥才从水库工地回家,他说要远走高飞,因为生产队要抽他回来劳动,他不愿回队,就悄悄跑去了湖北江汉平原的后湖农场,在那里投奔姐夫的一个侄儿,想去农场安家落户,此事也不知办得怎佯,现在见他这么快就转了回来,我迫不及待就问:“你怎么就回来了?那里接不接收你?”
  
    “接收倒接收,可我就是想回来……”
  
    “想回来做什么?”
  
    我见三哥有些忐忑不安,遂又招呼说:“你还没吃饭吧,走,先把肚子填饱再说。”我即领他到气象站食堂,然后买了两份饭菜,彼此狼吞虎咽地吃了。餐毕,我们又到食堂外的僻静处坐下谈了一会。三哥对我说:  “后湖那地方不是人呆的,我搞不习惯。”“为啥不习惯,你还没去几天呀!”“我只搞了三天双抢,累得快趴下了!那里的人一天要干十六七个小时的活,我实在受不了!”“可是,在家乡的工夫也很累呀!”我又道:“你看我们做小工挑砖,一天挑20多回,每次上一个朝天坡,来回几里路,挑一回砖才得几分钱,一天只赚得一元来钱,还不是累得要死,再说到生产队活儿也很累,而且连饭都吃不饱,你到后湖农场去,那里的饭总可以吃饱吧?”
  
    “饭倒是有吃的!”三哥道,“一天三餐,大米饭让你放肚皮吃,可就是那工夫厉害,受不了。”
  
    “做工也是慢慢适应的。”我又说,“我挑砖开头几天也受不了,肩膀痛得要死,挑了一个星期,现在肩膀长了茧,就感觉好些了。”
  
    “你赚了些钱吗?”
  
    “赚了10多块哩!”我说,“这个假期过去,我的学费就有余了。”
  
    “这还有点想头!”三哥高兴地说,“你只有一个学期就高中毕业,可惜毕业又要回队参加生产了。”
  
    “参加生产也不怕!”我自信地说,“现在城里干部的子女中学毕业也都要下乡锻炼,我回去又怕什么!”
  
    “回了生产队,就被捆住手脚了!”三哥又道:“我这些年在农村就没搞出名堂,在水库工地当了几年会计,生产队的人还眼红,要我回队生产。我一想到被迫回队劳动心里就不是滋味,所以我才想到后湖去。”
  
    “既然这样,你去了就别回来呀!”我说,“你现在跑回来还要惹人笑话,保证大哥都要讲你,他这几天正在县城开会。”
  
    “啊,大哥也在城里,那我得去看看!”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我即带他一起下山来到县城,在县工会招待所宿舍找到了大哥,此时他刚吃过午饭。见到三弟到来,大哥感到十分意外而又恼怒。
  
    “你怎么搞的,就跑回来了。”
  
    “我……我呆不下,那里的工夫太重……”三哥见大哥脸色不对,站在宿舍里勾下了头。
  
    “哼,拿起个男子汉,还怕工夫重!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你现在跑回来又怎么办?回来饭都没吃的,你还回生产队受气吗?”
  
    大哥越说越生气,最后又一甩袖子道:“你到外头搞不好事,就莫来见我!”
  
    三哥被大哥一顿训斥,脸上一阵红又一阵白,心里痛苦极了,我便安慰他道:“大哥是这脾气,你莫不好想,走,咱们回气象站去吧!”
  
    说着我和三哥走出大哥宿舍,到了街头。三哥忽又站住毅然道:“我现在想好了,我要再去后湖农场,现在就走!”
  
    “什么?你又想去后湖农场?你不是搞不习惯才回来么?”我惊讶地说。
  
    “我要再去闯一闯,再去决不回头!”
  
    我见他说得很坚决,遂又间道:“他们还会要你吗?”
  
    “我想会要的!”三哥说:“农场那位队长对我说过,实在想再来,我们还欢迎。再说姐夫的侄儿汪志光还会帮助的,我这就去找他们!”“好吧,只要真有决心,或许他们会收留你的!你到那里干好了,绝对比在本地方要有出息!”我如此说罢又问:“你真要去,路费怎么办?手头一定没有钱了吧?”
  
    “我只剩5元钱了!”三哥说:“我打算从咸池峪走,到那里去找舅娘借一点。”
  
    “来,给你10元钱吧!”我从西装短裤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10元票子说:“这是我才结的一点工钱,你拿去做点路费。”“好,你给我这10元,费也就差不多了!”三哥很感激地说:“你的学费怎么办?”
  
    “不要紧,我还可以搞半月工夫,不够再找姐姐要点。”
  
    “那好,我走了,你再给大哥姐姐去说一声,就说我不混出个人样来,就不回家乡见他们了!”
  
    “行,你只要有这决心就一定干得好的!”
  
    说到这里,我就送他到了站,刚好,往咸池峪方向的班下午还有最后一趟。三哥买了票,我们在候室又坐了一阵。见三哥说走就走,我心里面有些难受。三哥从千里之外马不停蹄地赶回,连口气都没喘,现在又要匆匆赶去。他是太累了些呀!“你一路要多保重!不要赶那么急!”
  
    “放心,我会很顺利到达的!”三哥点点头道,
  
    过一会儿,班开始验票了,我目送三哥上了,然后相互挥手作了告别。
  
    三哥这一去,路上受尽了苦头,有个夜晚,据说是在河滩度过的。到了那个农场后,三哥又吃尽了千辛万苦,为了不再回老家受气,他咬着牙坚持在那里扎了根,并且在那里结婚成了家。但是,他由于劳累过度,竞在40岁时就在电站岗位上不幸病逝。他的死,令我们全家十分悲痛。我想,当初三哥如果不朝湖北去,就留在家乡劳动,或许命运还要好得多!大哥后来对此也十分后悔,悔不该当年不想想实际情况,竟逼他再走湖北,以致酿成后来的不幸结局。
  
    做了约20多天副业,我回到家休息数日,秋季就又开学了。在毕业前夕,我们一班同学相邀到县照相馆留了影,彼此互赠了照片和日记本作留念。由于那时高中毕业不能直接进大学,所有的中学毕业生都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去锻炼。而上大学的人必须要经贫下中农推荐,还要有2年以上的劳动实践,所以毕业一到来时,我们这些学生就只有依依不舍地离开校园,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去。
  



  你还可以电话+微信咨询专业导游:姜怡13787445888。

分享到:

  有关本文的版权与免责声明>>>
  • 打印
  • 收藏
  • 复制链接
新手指南
网站订购流程
快速查找所需信息
如何预订/付款
可以刷卡吗
可以先旅游 后付款吗
怎么进行网上支付
提前多长时间报名好
服务承诺
价格真实、透明、有效
有房保证
低价承诺
合同签署与保险
需加购人身意外险吗?
没到前怎么签合同
团费中已含保险吗?
如何签署旅游合同?
旅游接待服务
能代订长途汽车票吗?
24小时热线:
0744-8362888
400-883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