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最受欢迎的旅游网站!
  • 全站
  • 线路
  • 景点
  • 酒店
张家界旅游导游网 官方网>>城市概况

2009——知我张家界、爱我张家界,齐心协力打好“张家界牌”(三)

2012年06月14日 来源:www.33519.com 编辑:33519.com
张家界导游网 公众微信号

    二、爱我张家界,就应该形成强大合力,齐心协力打好“张家界牌”,同心同德建设好张家界
  
    形成知我张家界爱我张家界的强大合力,是一个系统工程。我这里从三个方面试作如下建议
  
    (一)毫不犹豫地竖起“张家界文化”旗号,大力弘扬“张家界精神”,以形成强大的文化认同感、文化归属感和凝聚力。
  
    1.毫不犹豫地竖起“张家界文化”旗号,是树立文化自信、文化自尊、文化自觉的需要,是完成文化认同和文化归属感的需要
  
    去年一个西藏“3.18骚乱”,一个汶川大地震,成了10多亿中国人爱国报国和民族凝聚力的一次大检阅,使得那些总想打中国主意的敌对势力倍感震惊。文化是最强大的东西,哪怕国家被消灭了,民族被征服了,文化却无法被消灭被征服。世界四大古代文明中唯一没有发生断裂的,就是以中华文化为灵魂的中华文明。中国历史上有过蒙古族、满族入主中原的情形,但他们带来的本民族文化,很快就消解于浩瀚的中华文化之中,实施统治和管理国家,还得倚仗中华文化。
  
    为了说明文化的顽强性和凝聚力,不妨试举另一种类型的例子:20世纪40年代日本战败后,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陆军元帅、日本南方军总司令寺内寿一死亡的消息,震动了新加坡的一座日军战俘营。这群正在受到公审的日本战俘,却张罗着要为当年的总司令寺内寿一筑一座符合元帅身份的坟,并决定墓碑必须采用今马来西亚南部一座石山上的石料,因为日军曾与英澳联军在那里发生过激战,好多石块都浸染了日本军人的鲜血。于是,他们以修建战俘营宿舍为由,征得看守他们的英国军官的同意,开始大规模地采运石料。而远在马来西亚南部的那块染血的巨石,则只能在星夜秘密偷运。我们可以想象偷运途中的日本战俘,那低声的呼号,摇晃的脚步,警觉的耳朵,尤其是星光月夜下那一双双不肯认罪服输的眼睛,使人触摸到了人类精神中极为可怕的部分。从资料中得知,这群战俘还为其他战死的日本兵一一筑坟立碑,就连被国际法庭公审和处决的战犯,也被他们想尽办法,弄到了每一战犯处决时染血的泥土,汇集起来到这个坟地“下葬”。阴气森森的坟地,墓碑排列整齐,好像还在期待着什么指令似的。你在愤慨这个崇尚军国主义的民族何等顽固不化的同时,又不禁为这个民族的永不言败暗自摇头。二战后岛国日本迅速复苏并重新崛起,显而易见,与他们大和民族的文化凝聚力是分不开的。
  
    作为一个新建的旅游城市,需要形成强大的文化认同感和文化归属感,需要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因此尤其需要通过推出“张家界文化”和弘扬“张家界精神”,来凝聚人心,形成合力。
  
    2.“张家界文化”是“张家界牌”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自成一格,完全可以底气十足地“自立门户”
  
    曾经有一种说法,叫“抢占湘西文化或大湘西文化的制高点”。粗粗一听似乎充满豪气,但仔细一斟酌,抢占大湘西文化的制高点也还说得过去,抢占湘西文化制高点就就有点不对头了,因为抢占的前提,是你已经承认自己是湘西文化圈子之内,已经是底气不足了。我们张家界又不是没有文化,如果真是没有,那也只得找一个相邻相近的来装点门面,就好比前面打的比方,自己实在生不出来孩子,也就只好将就着去抱养一个。现在我们既然知道张家界的文化一点不比人家差,那么,响当当的“张家界牌”就再也不要妄自菲薄,丢开一点也不比人家差的“张家界文化”,去寻一个其他的文化来装潢门面和虚张声势,自己把自己置于湘西的文化阴影之下。这不是狭隘地方主义,而是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一种责任,是文化自信、文化自尊和文化自觉的表现。明明是自己的文化,却偏要贴上人家的标签;就好比明明是自己养出来的孩子,却糊里糊涂让孩子喊人家作爸爸,这种因为缺乏底气而失去自我的表现,理所当然应该纠正过来。退一步说,真要抢占大湘西文化的制高点  也只能用我们的张家界文化去抢占,总不能抢着把湘西的旗号插到我们张家界的高地上来。打个比方,桑植的白族好汉谷壮猷当年率领一营弟兄浴血奋战,第一个把起义的战旗插上武昌城头,这面旗子要是辛亥革命起义军的才对头,如果他插的仍然是清王朝的旗子,仗岂不是白打了,血岂不是白流了,旗岂不是白插了。总之,特色浓郁的“张家界文化”是“张家界牌”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足可以底气十足地“自立门户”,而根本无须去充当人家的文化附庸。张家界牌、张家界文化、张家界精神,置于一处几多顺理成章!
  
    (二)脚踏实地作好张家界文化的基础性研究和应用性开发,推动“文化对接”、“文化落地”的建设方略付诸实施。
  
    1.把文化转化为生产力,文化对接、文化落地是必由之路。
  
    (1)关于“文化也是生产力”,国内最具说服力的是桂林市阳朔的一台演艺节目《印象刘三姐》。世界级的自然风光桂林山水,世界级的本土文化品牌刘三姐,再加上一个世界级导演张艺谋,使得许多人冲着这台节目去桂林旅游。去桂林不看《印象刘三姐》等于没有到桂林,已成为一种时尚。即便是金融风暴的背景下,桂林旅游也逆势而上,2008年在阳朔观看《印象刘三姐》的门票人次是100万,门票收入是1.8亿元。更重要的是一台节目带动了阳朔整个旅游产业链条的滚动发展,没有这台节目之前,阳朔只是桂林旅游的一个驿站,通常是早上从桂林市区出发,乘船或乘到阳朔玩三个小时,然后打道回府住到桂林市区。自从有了这台节目,阳朔迅即成为旅游目的地,几条宾馆街如雨后春笋,刷刷几下就冒了出来。《印象刘三姐》所创造的旅游神话,无疑是“文化是生产力”的生动例证。
  
    (2)关于文化在城市建设和世界旅游精品建设中的重要性,市决策层已有清醒的认识。2007年伯俊书记在署名文章中写道:要“着力提升本土民族文化”,“着力提升文化软实力”,“实现民族文化与城市建设的对接”,“以迅速提升城市形象”。为了便于传播,我这里姑且把它称之为“文化对接”。小明市长也在有关场合提出“文化落地”的思路。二者都通俗生动地指明了文化转化成为生产力的运作途径。所以“文化对接”和“文化落地”,完全可以视作我市旅游城市和世界旅游精品的建设方略。张家界要建好城市和建成世界旅游精品,要把文化转化成为生产力,文化对接和文化落地是必由之路。
  
    2.“张家界文化”基础性研究的短腿现象亟须改变。
  
    “文化对接”和“文化落地”,具体由两大块组成,一块是基础性研究,一块是应用性开发。前者是根基,后者是在前者根蔓上开出的花朵和结出的瓜果。基础性研究做得越是扎实,应用性开发就越加成果斐然;基础性研究工作没去做或者没做好,应用性开发就如水上飘萍、空中楼阁,十有八九是不伦不类、非驴非马、华而不实。两者是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不种则颗粒无收的关系。
  
    在重视基础性研究方面,湖北恩施州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和我们相邻的湖北恩施,20世纪80年代才成立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开始外面的人走进去,觉得不像少数民族地区。恩施州的同志就从民族文化的发掘整理这些基础性工作做起。他们依托州政协、州民委和湖北民院的少数民族研究中心,陆续出版了资料型和学术型的本土文化丛书达数十种之多;他们在全州范围内组织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工作,组织评选全州民间艺术大师和民间工艺大师,并由州政府给他们发给固定的生活补贴;他们借民歌《龙船调》发力,响亮打出“龙船调的故乡”这一旗号:他们把原本只是偏远山区很窄范围内的一个传统民俗“女儿会”,发展成为全州规模的一个特色民族节日;他们在州府恩施修建横跨清江的土家风雨桥等特色民族建筑;他们抓住全国性的原生态演唱大赛和全国青歌大赛之类有影响的赛事活动,通过推出恩施的文艺人才来推介恩施文化和恩施形象,等等。功夫不负有心人,恩施州致力恢复本地区民族风貌的战略已经结出了可喜的硕果。当初去过恩施的同志再去恩施,感觉已大不一样了。
  
    3.“张家界文化”的应用性开发前景十分广阔。
  
    推陈出新是文化对接和文化落地应予遵循的方针。在我们这样一个旅游城市,围绕旅游六要素“吃住行游购娱”,本土文化的应用性开发,有着十分广阔的空间,饮食业、演艺业、工艺品业等众多领域、都大有文章可作。李军声砂石画之所以取得成功,固然跟使用砂石这一绘材料不无关系,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集中了张家界最具特色的两大题材,一是砂岩峰林风光以及天门山风光,一是吊脚楼为代表的本土文化,第一印象就给人以巨大的视觉愉悦。我琢磨这才是他成功的奥秘所在。因此可以说,砂石画是对“张家界文化”进行基础性研究与应用性开发的一个范例。
  
    正在进行中的“四路改造穿衣戴帽”工程,同样是本土建筑文化应用性开发的大动作。“穿衣戴帽”中,凡是成功运用本土吊脚楼元素符号的,要多漂亮有多漂亮,与原来的“火柴盒子”一比,不可同日而语。如市民政局、市城管局、市计生委、市交通局、市粮食局、市总工会、市畜牧局、市烟草公司宿舍等等,涌现出了一批成功或较为成功地运用吊脚楼元素符号的作品,加上夜间的灯光美化,实在让游人和市民为之振奋。其实,将吊脚楼元素符号运用于现代建筑,在外埠在本市,都有成功的实践。如重庆的红崖洞民俗文化风貌区、上海城隍庙的豫园商贸城,全是清一色土家吊脚楼风格的现代建筑,精雕细刻,建筑楼层多在五六层左右,高的达十二三层,令人叹为观止。我们张家界在吊脚楼风格的发掘、提升与运用方面,成绩也是不错的。建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琵琶溪宾馆,至今仍被视为景观型酒店武陵源区府所在地的专家村宾馆,改建成清一色吊脚楼风格,真是漂亮极了!永定城区新建的大庸府城、十字街商城,都是颇具规模的吊脚楼风格现代建筑群;九层高的吊脚楼建筑纬地大酒店,与天门山索道下站面对面,用澳门凼仔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的设计者、著名建筑师万敏先生的话说:“这座吊脚楼建筑,把官黎坪附近的建筑物都比下去了。”
  
    几年间我利用出差机会,陆续考察过国内外各种民族特色建筑。国内如九寨沟的藏式风格现代建筑,呼和浩特的蒙古包式现代建筑和伊斯兰风格建筑,贵阳的侗族鼓楼式现代建筑,等等。我发现安徽黄山、江西婺源等地的徽派建筑,以及苏杭等地的江南水乡民居风格建筑,建到三层左右都十分好看;但一到五六层、八九层,高高在上的马头墙和翘檐显得弱化,与大体量的墙体就不大协调了。吊脚楼风格则不然,它的吊脚、走栏、丝檐、转角和木质装饰,可以有机地覆盖到墙体的任何部位,这些元素符号一经运用好,比起徽派建筑和江南水乡民居来要丰富得多。因此在适用于当代城市建筑上,吊脚楼风格远比它们优越。因此从技术角度考究,确立“吊脚楼风格现代建筑”作为城市建筑的主体风格是完全可行的。
  
    张家界的城市建设,不要说眼下无法跟国内外发达城市比,就是要赶上近在咫尺的常德,也是好多年以后的事情。再说了,就是花好多年时间、花好大气力赶上了,如果建造的仍然是一幢幢随便跑到哪个城市都能碰到的高楼大厦,那么仍然难以实现建设世界旅游精品和国际旅游城市的初衷。太多的例子告诉人们,光靠千城一面的现代化高楼大厦,是很难实现城市旅游和成为旅游目的地的。如同黄山突出徽派建筑、九寨沟突出藏羌建筑一样,如同欧洲许多红瓦白墙的美丽小城一样,张家界唯有独辟蹊径,将土家吊脚楼的现代建筑确定为城市建筑的主格调,借此彰显个性和特色,才可望后来居上,让人家刮目相看。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肯定和推崇目前正在进行的“四路改造穿衣戴帽工程”。这一在城市建筑领域实施文化对接、文化落地的大动作,既将成为我市“三年有改观、五年大变样”的重头戏,又在尝试与探索中为城市建筑运用吊脚楼风格元素符号,积累了经验。土家吊脚楼作为张家界本土最具特色的民族建筑文化,能在新的时代与城市建设实行对接,为张家界的特色城市建设派上大用场,实在是一种天意。据我所知,国内目前尚无一个城市的新老城区,统一到一种地域民族的建筑风格之下。我们一旦做了,理所当然就是“中国第一家”,理所当然就是“中国第一城”。张家界文化的这种应用性开发,这种文化对接和文化落地,才是真正意义的大手笔!
  
    当然,吊脚楼风格作为本土建筑文化的应用性开发,同样存在一个基础性研究的“补课”问题。建议在现有摸索和实践的基础上,好好总结提高并组织技术攻关:一是界定几个行之有效的基本的元素符号,供正在进行的“穿衣戴帽”和今后城市建筑设计之用;二是解决好大体量建筑如何运用其元素符号,以体现吊脚楼的风格特征的课题。
  
    (三)下决心解决长时期以来宣传口径混乱的问题,齐心协力打好“张家界牌”。
  
    我们有行政机构地级市的大张家界;大张家界底下有武陵源区;武陵源景区下面有“张管处”管辖的小张家界,即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还有历史上存在过、现在并无多少实际意义的索溪峪自然保护区、天子山自然保护区、索溪峪风景区、天子山风景区等等。光这些就足以让外人云里雾里,一时很难弄清楚它们间的从属关系,偏偏又搅进来一个湘西、大湘西!还有广州、上海等地飞往张家界的航班,仍然板着脸孔坚持原来“大庸”的称谓,继续无端地给旅客造成概念上的混乱。据我所知,“杨家界”这个名字的出现,与宣传口径的打乱仗不无关系。我查过资料,现在叫杨家界的这一块地盘,历史上一直叫野鸡铺,本来就是武陵源旅游开发的预留区。20世纪90年代初,武陵源的几个同志心血来潮,向海内外上百家媒体发通稿,一夜之间野鸡铺变成了杨家界,一夜之间杨家界成了最新发现,炒作的结果,除了杨家界一夜之间出了名,还给人们至少造成了一个错觉:湖南有一个张家界,还有一个杨家界。我们无意去追究这样炒作的真正原因,但是回顾这一打引号的突发性事件,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味。其实野鸡铺这名字多好!我们应该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道理:维护好“张家界牌”,就是对自身利益尤其是长远利益、根本利益的维护;谁损害张家界整体形象,就等于直接间接损害所有张家界人的利益,也包括损害者本人在内。
  
    张家界这张牌是历史形成的,而且是一张为本市人民引为自豪、为外界人士羡慕不已的好牌。出门在外,我们都有切身感受,一报身份,一递名片,对方知道你是张家界的,眼睛马上一亮,立即礼遇三分。市直和两区两县的同志,各景区景点的同志应该都有同感,前面加或者不加张家界三个字,是大不一样的。古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张家界是我们160万人共同的皮,各单位各部门都是依附在这张大皮子上的毛,真正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有的同志出于小范围内的家乡感情,不大乐意把约定俗成的称呼如“桑植民歌”、“永定阳戏”、“慈利金香柚”等等,说成是张家界的。理由是我这品牌形成多少年了,你张家界才好长时间?不错,把本境称作张家界市的时间的确才15年,但是与张家界市前身对等的,是三国时候的天门郡,相当于地级市,距今已有1700多年了,它管的地盘就包括我们现在的两区两县,你说这历史长还是不长?一个地域的称谓出现变化是个普遍现象,北京在元代时叫大都,民国时期叫北平;长沙也曾有过临湘、潭州、湘州等称谓;常德就叫过武陵、临沅、朗州、鼎州等名字;永定区先后也有充县、临澧、崇义、永定、大庸等称呼。所以挖苦张家界才好长时间,是不尊重历史的说法。再说桑植、永定、慈利是各自的家乡,而张家界是两区两县共同的家乡啊;出了省,湖南又是14市州的家乡啊。我收藏有多个版本的中国优秀民歌选集,标明《黄杨扁担》叫四川民歌,《龙船调》叫湖北民歌,《浏阳河》和《马桑树儿搭灯台》叫湖南民歌,没见谁有什么不服气啊。因此在叫桑植民歌、永定阳戏、慈利金香柚、永定菊花芯、三家馆黄牛之类的同时,完全可以叫张家界民歌、张家界阳戏、张家界金香柚,依此类推。道理很简单:张家界是我们大家的,借助张家界已有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握紧一个拳头打出去才格外有力。
  
    土生土长的李军声,肯定是热爱张家界的,主观上他绝对不会动心思削弱或损害“张家界牌”。但是他有一幅砂石画,明明的是张家界的砂岩峰林和天门山,以及土家吊脚楼,标题却是一个天大地大的“湘西之魂”。可见宣传口径打乱仗,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文化自觉意识,缺乏对“张家界牌”的保护意识。宣传口径混乱所给张家界发展造成的负面效应,我们都有痛切的感受,到了该统一认识的时候了。就全市而言,要治理好宣传口径打乱仗,大量的工作在有关职能部门。而这些年来导致宣传口径打乱仗,很大程度上与我们的一些职能部门不无关系:或是基于部门利益和局部利益,客观上成为“宣传口径打乱仗”的始作俑者或保护伞;或是对“打张家界牌”缺乏应有的认识而熟视无睹,放任自流,导致管理上的苍白无力。所以,如果大家觉得宣传口径打乱仗,确实对张家界的发展有害无益,那么就得一齐动手来拨乱反正。为此试做如下建议
  
    1.着手筹备申报《张家界国家公园》,通过张家界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模式,把国家森林公园、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几块牌子统到一处;同时安排力量跟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磋商,把武陵源世界遗产改为张家界世界遗产。在国家公园没有批下来的情况下,可借鉴黄山的做法,设立“张家界风景名胜管理局”。这是治本之策。
  
    2.统一口径。其一,本市两区两县、各景区景点、各企业和产品,一律冠以“张家界”。如张家界市慈利县,张家界市武陵源风景名胜区,张家界三官寺大峡谷,张家界军声砂石画张家界九天食品厂,等等;其二,武陵源风景名胜区三大景区张家界、索溪峪、天子山)或四大景区(加上一个杨家寨)的提法,以及“索溪峪自然保护区”、“天子山自然保护区”之类的叫法,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迄今已无多少实际意义,可否考虑以游览线的模式统一起来,如金鞭溪游览线、天子山游览线、野鸡铺游览线、黄龙洞宝峰湖游览线,等等,今后都统一到张家界国家公园张家界风景管理局这面旗帜之下。其三,把袁家界改作袁家寨或其他名字,杨家界还原成野鸡铺或杨家寨什么的,切切不要搞这么多的“界”,生怕不能把水搅混似的。其四,本市范围内城区、景区、道路的所有交通标识,予以统一规范。如常张高速有几处标识牌,慈利县城永安大桥分路处写的是“索溪峪风景区”,阳和分路处写的是“武陵源风景区”。
  
    3.制定出台规范性的宣传口径条款,清理并纠正那些缺乏文化自信、自尊和自觉,不利于步调一致打“张家界牌”的名称、广告用语,包括官方和民间出版物中不适当地以湘西取代张家界、弱化张家界的内容。比如说演艺节目的名称,牵涉宣传口径上的导向,不同于开餐馆开小吃店,吉首醋萝卜、津市牛肉米粉、东北水饺之类,开餐馆开小吃店越五湖四海越好。演艺节目的名称则应有利于打“张家界牌”。
  
    4.下狠心把广州、上海等机场的“广州一大庸”“上海一大庸”改过来。
  
    5.打好“张家界牌”既是张家界的事,也是湖南省的事,因此向省委、省政府作好汇报,讲清楚张家界之所以要确立和弘扬“张家界文化”的道理。张家界、自治州、怀化置于一处时,建议省府及上级部门借鉴“中国西部地区”的表述方式(而不是“华西地区”),使用“湖南西部地区”这一表述,而不是现在叫惯了的“湘西地区”;也不宜再把张家界湘西的笼子里装。
  
    只要认识上来了,有了积极性和紧迫感,相信就会心悦诚服地、自觉自愿地站到张家界这面旗帜下来,为打好“张家界牌”出力。这样,明确一个专门机构主抓,把任务一分解,制订一个日程表,一件一件都会办好的。而且只要认识到位了,就会自觉为打好“张家界牌”把好关,往后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后遗症了。工商部门就不会给那些不利于打“张家界牌”的企业、产品名称办经营许可证,如“魅力湘西”、“走进湘西”之类;旅游部门就会主动出面干预景观景点中有损于打“张家界牌”的行为;城管部门就会及时制止和清理那些有损于打好“张家界牌”的户外广告;文化出版部门就会对把明明是张家界的却说成是湘西的那些出版物说不,就会重视本土文艺人才的培养和本土舞台艺术的扶持,而不是一搞大型活动就跑去请人家的剧团;民委就会动脑筋像恩施一样致力做恢复张家界少数民族风貌的工作;规划建设部门就会把城市建筑推行土家吊脚楼风格作为打“张家界牌”的重头戏;新闻部门、记者和文艺工作者就不会在作品中弱化张家界,不会再把张家界弄成湘西的附庸;旅游部门就会狠抓行业管理,通过导游和旅游服务人员的诚信敬业来重塑张家界的良好形象;公安部门就会重拳出击,严厉惩罚那些色情敲诈的不法之徒;相关职能部门就会尽心尽力营造良好的投资和经营环境,不再为了部门或个人利益去干一些“开门招商,关门打”的砸“张家界牌”子的傻事蠢事,等等。
  
    同志们!上苍赐予我们这样一块风水宝地,真是我们的福分。懂得惜福的最好表示就是和衷共济、精诚团结,为建设精品张家界、文明张家界、和谐张家界而风雨同舟,甘苦与共。张家界是我们共同的家,我们是同一个锅子吃饭的家庭成员。俗话说“家和万事兴”,我们要倍加珍惜这份手足之情,更加自觉地聚集在张家界的旗帜下,齐心协力打好“张家界牌”,同心同德建设好我们的家园张家界。
  
    我来张家界工作和生活20年了。我一直为自己选择来张家界工作和生活而庆幸,一直以自己是张家界人而自豪。为张家界的每一巨大和细微的进步感到由衷高兴,也为影响张家界形象和张家界发展的种种弊端或者焦急或者痛心。通过我的作品,通过我在参政议政领域的建言献策,包括今天的“一家之言”,应该可以感觉出我对张家界有一种源自骨子的热爱。正是基于一腔挚爱,我今天讲了这么多不一定妥当的看法和意见,偏颇与谬误之处,期望得到各位领导、同志、朋友的批评指正。



  你还可以电话+微信咨询专业导游:姜怡13787445888。

分享到:

  有关本文的版权与免责声明>>>
  • 打印
  • 收藏
  • 复制链接
新手指南
网站订购流程
快速查找所需信息
如何预订/付款
可以刷卡吗
可以先旅游 后付款吗
怎么进行网上支付
提前多长时间报名好
服务承诺
价格真实、透明、有效
有房保证
低价承诺
合同签署与保险
需加购人身意外险吗?
没到前怎么签合同
团费中已含保险吗?
如何签署旅游合同?
旅游接待服务
能代订长途汽车票吗?
24小时热线:
0744-8362888
400-8830-999